Tag Archive 文化

By

【原创】话说何涛妻与林娘子

水浒里的女性人物并不多,那是一部实打实的男人戏。有人戏称是“一百零五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故事”,比例严重失调。但就是这为数不多的女人,也构成了水浒一道别样的风景线。说实话,在施耐庵施老先生的笔下,好女人不多,负能量的女人却不少,如潘金莲、阎婆惜等人。于是,好女人在这里就物稀为贵了。譬如,《水浒传》第17和18回里,有一段对何涛妻的描写,非常细腻和有人情味。这何涛其人,本是负责抓捕蔡太师生辰纲劫匪的公安人员,能让人倏然想起《新白娘子传奇》里的那个李公甫。

何涛的职务是三都缉捕使臣,大概相当于公安局的刑警大队长,因为办案不力,脸上被刺了字,可能要被发配到塞北边远地方去,所以很是郁闷。何涛回到家中,他老婆就以温柔体贴的形象出现了。先是慰问“丈夫,你如何今日这般烦恼”,尽到做妻子的本分,劝她随遇而安,何涛的心情大为好转。后来是身为无业青年的小叔子来,她又拉到厨下给他做菜吃,让他体会到长嫂如母的温暖。何家这两兄弟,由于地位、观念的悬殊,可能平常就不大和得来。所以何清就吐槽说“哥哥放着常来的一般儿好酒给内弟兄,闲常不采的是亲兄弟!”何涛妻却与这个兄弟平起平坐,让她体谅哥哥的难处,有了思想的交流。结果是既解开了疙瘩,又改善了他们的兄弟关系。所以,在书中不起眼的没有姓名的何涛妻,一下子呼之欲出、跃然纸上了!

水浒人物众多,这何涛妻也是其中一闪而过的路人甲,但她确是一个贤妻。何涛说了自己的难处后,她说“似此怎地好!却是如何得了”,老实而又可爱,话语字字暖心。但是,她也很机灵,在她的感化下,弟弟何清告诉了哥哥破案的线索,何涛也不再为发配的事烦恼了。一个温柔的“中介”,使彼此消除误解,和解和谐,岂不美哉!

林冲之妻张娘子,也是一位貌美的贤妻。在水浒中当是着笔最多的好女人的形象了。当高俅父子陷害林冲,林冲无法保护爱妻之时,只得一纸休书修了林娘子。可是,林娘子依然爱着林冲,为了守节、不被他人欺辱而自尽身亡。可怜良家女,玉陨香魂消!林娘子是个烈女。

同样是贤妻,同样是良家女子,我们深深同情林娘子的悲惨命运,憎恶强权对良善民众的欺压,但我们更钦佩这位何涛妻。一个寻常女子,在如何处理好婆媳关系、姑嫂关系、兄弟以及亲友关系中,往往是一个关键性的人物。何涛妻就像一种生活中的情感润滑剂,使一个有矛盾的家庭通过感情的滋润,减少了摩擦,增强了互信,变得彼此和睦。假如是一个虎妻、女汉子、混不吝,脾气属炮仗的沾火就着,也许本来和睦的家庭也会闹得鸡犬不宁,四分五裂。柔以克刚,水能克火,柔润的力量往往无敌。

这真是:

嫁人要嫁燕小乙,娶妻要娶何涛妻。

妻贤自享全家福,夫诚才得并蒂居。


     
 
     
 
     
 
     
 
     
 

 
 
 以上全是林娘子的图片。何涛妻竟然没有留下影像,乃无名无像旳贤妻也!

 

(郑纯方原创,20181218于宁波白杨街,网图选六)

By

刘梦溪:和钱锺书先生有通信但从未晤面妙趣无人可及

通信起因于1988年十一月中旬我和内子出差无锡 趁便访问了无锡新街巷钱先生的故宅。回京从一位小友处得知 钱先生已经获悉有人去他老宅拍照。这样一来 我们就不好秘而不宣了。于是我在当年的十二月一日 给钱先生写了一信 具道首尾缘由 并附呈在钱宅拍的照片四张 请求宽谅我们的冒昧。

十二月七日 钱先生写来了回信。为保持原真 兹将钱先生回示抄录如次——

梦溪同志

来信使我惊愧交集。我是老病之人 知道你大病初愈 很有“相怜岂必病相同” 拙句 的情味。承寄照片 看了全不认得 也许房子变得太厉害了 更可能是我自己变得非复故我了。我对旧事不感兴趣 也懒去追忆 因为记忆是最善于捣鬼撒谎的 而忘怀不失为一种心理保健。来信说对拙著反复阅览 我就请你翻看《管锥编》497 8页论“华子病忘”的一节。我于1935年出国后 只回家两次 一次半天 一次一天一晚。吴女士不识何人。静汝侄女六年前曾来京相访。我不值得你费心研究 真诚地劝你放宽视野 抬高视线 另选目标。我自己有个偏见 考订作者的传记往往是躲避研究作品本身的防空洞。吴忠匡君的文章记事尚不失实 抄出的诗多不是我称心之作——也许当时没有给他抄存 也许他的诗识和我的不同。是否值得英译 我不便表示意见。中外一些刊物和学会邀请我挂名“顾问”、“理事”甚至“名誉主席”之类 我一概敬谢 得罪了不少同志 。虽然“政策是区别对待” 但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未便破例 务请原谅。祖芬女士的文章 我们钦佩已久。你有这样一位“文章知己 患难亲人” 可喜可贺。杨绛的小书承你青眼 她也感愧得很。草此后谢 即叩

双安。

钱锺书敬上 杨绛同候 十二月七日。

凡我信中涉及的事项 钱先生一一作答 无一遗漏。因为我当时正在作的题目是《中国三大批评家 王国维、陈寅恪、钱锺书》 后来此书没有写成 原因倒不全是钱先生的忠告 而是读完钱之后读陈 竟陷进去未能出来 变成专门研究义宁之学了。由于我信中提及 有撰一钱、杨简谱之想 故钱先生回以“考订作者的传记往往是躲避研究作品本身的防空洞”的妙语。

吴忠匡是钱先生尊人钱基博的学生 抗战时期曾一起赴湖南蓝田师范 以此知钱先生事甚详 所为文后来在《中国文化》创刊号上刊载。《中国文化》创刊时 原拟同时出版英文版 所以涉及钱诗的英译问题。我信中还婉转陈词 询问可否请他破例俯允《中国文化》之学术顾问 他的回答让人忍俊不禁 “虽然‘政策是区别对待’ 但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未便破例 务请原谅。”而来示结尾处的“文章知己 患难亲人”一语 愚夫妇惊喜感愧 至今难以忘怀。

作者珍藏的钱锺书先生诗笺《还家》

钱先生此信我们收到没有几日 又收到他另寄的一页法书 用的是荣宝斋宣纸印笺 上写《还家》诗一首

出郭青山解送迎 劫余弥怯近乡情。

故人不见多新冢 长物原无只短檠。

重觅钓游嗟世换 惯经离乱觉家轻。

十年湖海浮沉久 又卧荒斋听柝声。

原注 寇乱前报更旧俗未改

诗后题识为 “余一九四六年回乡一宿故家 尔后未至无锡。梦溪祖芬贤伉俪寄示旧宅照片 因忆此诗 录呈雅教。”最后是钱先生的钤章。读钱先生的信 是一种享受 每一封都要抖几个包袱 至少也要抖一个。真的是妙趣横生 无人可及。1998年钱先生病逝时 我正在哈佛访学 内子的《不敢见钱锺书先生》一文 即写于北美 其中记叙我们与钱先生书信往还的一些细事 不妨参看。

作者致杨绛先生函

虽然我未曾与钱先生一面 但他对我精神世界的影响可不小。八十年代中期至九十年代初 也许是以钱著为日课的缘故 梦里经常出现钱锺书先生 有时还有杨绛先生。真而且真 如同亲历。说起来 我的梦还真有点讲究。七十年代 经常梦见的人是周恩来总理。八十年代是钱先生。九十年代 时而会梦见余英时先生。21世纪头十年 梦中人经常是季羡林先生。梦到季先生或余英时先生 第二天我会打一个电话给他们。但梦见钱、杨两位先生 始终没敢惊动他们。

本文摘自刘梦溪著《七十述学》 2018年9月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生活书店出版有限公司。

By

蒲松龄为何称为中国文言短篇小说之王


蒲松龄为何称为中国文言短篇小说之王

 

赵汗青

 

山东淄博 冬日的早晨 天空中几朵逍遥的云游过来 鲜亮的阳光射透云层 晨风淡淡吹送 送来清彻的凉爽。幽淡的晨景 意味着永恒的慰藉。远远看见那山 山峦在初升的阳光照射下 山体的轮廓勾勒出坦荡柔和与缓慢坚毅 裸露出亘古的宁静与庄严。

在淄博朋友杨鹏陪同下 我们一行五人出淄博张店区 进入淄川区 绕过出口环行路 来到洪山镇境内 老远就看见立于街头的拱门 上书三个大字 蒲家庄。

 

进了庄口 沿着铺在当街的石板路前行 我们感觉不是去参观 而是去村里走亲戚。石板路的年代已是很久远了 磨得十分光滑 发出幽幽的青灰色的光。路两旁的房屋是中国北方农村典型的坯垒草苫结构 有的墙皮已经剥落 露出泥坯。屋顶上还有的地方钻出了青草 在微风中摇曳生姿。所有这些使我们嗅到了古文化的浓香。

庄内东西大街中部北侧便是蒲松龄故宅院。洪山镇领导得知我们的到来 特意安排解说员韩琳丽为我们做了详细的介绍。我们首先踏进了“蒲松龄纪念馆”院门。

进了大门 是一个小院 在院子西北角 是蒲老先生的全身坐像 用洁白的石头雕刻而成。先生坐在那里 左腿搭在右腿上、左膝头放着一本打开的书 用左手握住。右手捻着胡须、眼睛微闭 凝视前方 眉头紧皱 大概是在思考如何续写聊斋吧

院内古槐荫翳 门楼洞然 窗棂别致 黑瓦青砖 显得古朴而典雅。门楣匾额上 郭沫若题写的“蒲松龄故居”五个笔力遒劲的大字 璀璨生辉。故居内 院落相连 花木扶疏 池荷修竹 青碧交映 蒲氏遗风随处可见。聊斋小院 是蒲翁故居的中心。竹木棚 茅草顶 院内还有两株硕大的石榴树。中国古建筑与园林专家、同济大学教授陈从周 曾题诗赞曰 “繁花古木映庭除 陋室三间写异书。”名扬华夏四百年的文学巨著《聊斋志异》就诞生于此。


《聊斋志异》是清代蒲松龄所著的文言短篇小说集 被认为是我国文言短篇小说王。其作品内容相当广泛 艺术上想象丰富、情节曲折、境界玫丽。书中有很多反映官贪史虐、豪强横行的作品。《聊斋志异》第一次揭露了科举制度的弊端。大量动人心魄的爱情婚姻故事 是本书最精彩的部分。

蒲松龄纪念馆是在蒲松龄故居基础上于一九八零年建立的。拥有七个小院、八个展室 占地面积5000多平方米、展览面积2000多平方米 陈列体系完备、展览内容丰富 是淄博市最负盛名的旅游胜地之一 每年接待中外游客十多万人次 并接待了一批党和国家领导人等。蒲松龄纪念馆也先后获得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省级青年文明号、市级文明单位、花园式单位、青年文明示范岗等荣誉称号。

 
 蒲松龄纪念馆现设有群众工作部、陈列保管部、《蒲松龄研究》编辑部、保卫科、办公室等机构 并成立了蒲松龄研究所、蒲松龄研究会 主办有中国人文社科核心期刊《蒲松龄研究》季刊。


“聊斋”小院西南隅 几间低矮狭窄的小屋 是展览室。除了著名的《聊斋志异》代表作外 还有骈、散文13卷400多篇 诗6卷千余首 词1卷百余阙 以及杂文、俚曲、医药等多种论著。同时 还有从手抄本到通俗出版物 共计200多种版本 目前已有英、法、德、意、日等20多种语言和文字的译文版。

在这里 我们了解到蒲松龄一生76年的轨迹。照年代来说 蒲松龄应算是长寿之人了。


在堂屋中央 迎门高悬“聊斋”匾额 下方悬挂着蒲松龄先生临终前两年由江南画家朱湘麟所画的画像 上端留有蒲公亲笔题跋二则 从中可窥见他一生的偃蹇失志的心绪。画像两侧是郭沫若撰写的楹联 上联“写鬼写妖高人一筹” 下联“刺贪剌虐入骨三分”。联画配搭 每每引起游人驻足慨叹。室内还陈列着蒲松龄当年用过的桌、椅、榻、几、印、砚、灯、烟袋和石景石等 触景生情 令人遐想。

 

西院和后院内 展示的200多件名人字画 令人耳目一新 为故居增辉。国画大师刘海粟题写 “聊斋声震四海 一代文宗昭遗爱。”著名作家老舍题曰 “鬼狐有性格 笑骂成文章。”十年动乱后 他的夫人、画家胡絜青曰 “妖魔鬼怪成四害 嬉笑怒骂皆文章。”紧步其韵 相映成趣。著名历史学家顾颉刚游后撰联 “荡气回肠疑屈子 主文谲谏胜庄生。”顾老从文学史的角度 充分评定了蒲松龄的历史地位。但真正挖掘和研究“聊斋”的 还是改革开放以后 使民族文化中这块瑰宝才得以恢复本来面目 重现光彩。


参观完毕 我们和解说员韩琳丽合影留念 把此次参观变成永久的回忆。这正如一壶千年的老酒 清香浓郁 只有慢慢的啜饮 方解其中妙处。

 

满井汲泉茶盏摆

苟全孤愤著聊斋。

生前寂寞无人睬

死后闻达盛誉来。

“满井汲泉茶盏摆”源自于一个典故 即“蒲松龄的茶棚”。讲的是在淄川区蒲家庄村东沟底有一口井 井水常满常溢 故名满井。又因四周植柳百株 有柳有泉 又称柳泉。当年 这里是青州府通济南府的交通要道 路人熙熙攘攘。传说蒲松龄曾在泉边茅亭下设茶摆烟 每逢路人经过 便邀其休息 请其谈狐说鬼 借以搜集素材创作《聊斋志异》。因蒲松龄非常喜欢柳泉 故自号为“柳泉居士”。

 

离故居 出东门 去墓地 必经著名的柳泉 相传蒲松龄曾在此设茶待客 索求鬼狐之说素材 以便写作“聊斋”。如今 虽清洌泉水不旺 但古貌旧景依存 让人想象得出当年蒲公自称柳泉居士 对此“蓬莱不易也”之喜爱之情。蒲氏墓地 在柳泉东南方 那里地势高耸 古柏林立 雍正三年同邑后学张元撰写《柳泉蒲先生墓表》。墓地和柳泉由一条密匝匝的林荫道相连 翠柳数千 合环笼盖 生机盎然。

一代文宗蒲松龄 虽已长眠 但他皇皇巨著 历尽沧桑 仍然光耀后世。

 

 

赵汗青 姓名赵先杰 配字汗青 男、汉族 安徽宿州人 祖籍淮北 资深媒体人、旅美作家、博士、文史学者。《天下时报》网总编辑 《中国新闻杂志》副总编辑。

已出版20万字军事历史小说《垓下之战》、20万字军事小说《抗日英雄欧明海传奇》、20万字历史章回小说《游龙戏凤后传》。已创作50万字文史类《沧海宿州八千年》、20万字长篇军事历史小说《血染虹桥》、20万字传奇小说 合作 《抗日名将孙象涵传奇》等六部长篇小说。

美国麓鹿出版社中国部CEO

垓下研究会学术顾问

查看博主原文>>

By

周邦彦《兰陵王·柳》:送别情人后的落寞情思

周邦彦像

 

柳阴直 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 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 谁识京华倦客 长亭路 年去岁来 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 又酒趁哀弦 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 半篙波暖 回头迢递便数驿 望人在天北。

凄恻 恨堆积 渐别浦萦回 津堠岑寂 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 露桥闻笛。沉思前事 似梦里 泪暗滴。

 

1

周邦彦 1057—1121 字美成 号清真 浙江钱塘人。神宗元丰 1078-1085 初 到汴京 今河南省开封市 入太学为生员。读书期间 因为写过一篇《汴都赋》描写当时汴京风貌 歌颂新法 受到神宗的赏识 被任命为太学正 类似今天大学里的辅导员 。接着的十余年间 赴外地任地方官 先后做过庐州 今安徽合肥市 教授、溧水 今江苏溧水县 县令等。哲宗绍圣三年 1096 又回到汴京 先后任国子监主簿、校书郎等官职。徽宗时 提举大晟府 负责谱制词曲等事务。接着 再次调任外职 先后在顺昌 今福建省顺昌县 府、处州 今浙江省丽水市 等地任职。1121年死于南京 今河南商丘市南 。

周邦彦先后两度在汴京居住、为官。从词中的“闲寻旧踪迹”一句看 这首词应该作于周邦彦第二回居住汴京时期。

2

关于写作这首词时的具体情况 究竟是送别词还是离别词——词人是留者还是行者 有不同说法。

清人周济《宋四家词选》提出“客中送客”的说法 即送别之词。此后注家多采信这一说法。胡云翼《宋词选》称这首词是“借送别来表达自己‘京华倦客’的郁闷心情”。《唐宋词鉴赏辞典》认为这样解释“不算十分贴切” 是“周邦彦写自己离开京华时的心情” “此时他已倦游京华 却还留恋那里的情人 回想和她来往的旧事 恋恋不舍地乘船离去”。尽管承认王国维考证宋人张端义《贵耳集》所记因跟名妓李师师相好得罪徽宗被押出都门、李师师备酒相送、周邦彦因而作此词的风流韵事为虚妄之说 但仍然据此得出这词为周邦彦离开京华时所作的推论 袁行霈撰文 。

细品词意 我认为 送别的说法较为合理。不管京华让周邦彦遭受了什么 临别之际一般不会产生京华倦客的心理 反而可能生出留恋之情 “愁一箭风快 半篙波暖 回头迢递便数驿 望人在天北” 分明是自哀孤独——朋友南去 词人独自滞留京华 “别浦萦回 津堠岑寂” 表现的也是友人离去之后 于送别之地睹物思人的情景。从“念月榭携手 露桥闻笛。沉思前事 似梦里 泪暗滴”几句看 所送友人应该是异性情人。

3

柳字读音接近“留”字 因而折柳被赋予了惜别、怀远、思乡等意思 折柳送别因此成为文人墨客间的风尚习俗。折柳送别的历史相当悠久 早在两千五百多年前 《诗经》里的《小雅·采薇》“昔我往矣 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 雨雪霏霏” 已经用柳树景致表现离别情思了。北朝乐府《鼓角横吹曲》中有《折杨柳枝》云 “上马不捉鞭 反拗杨柳枝。下马吹横笛 愁杀行客人”。唐代诗人笔下就更多了 张九龄“纤纤折杨柳 持此寄情” 李白“攀条折春色 远寄龙庭前” 又“无令长相思 折断杨柳枝” 又“谁家玉笛暗飞声 散入春风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 何人不起故园情” 白居易“为近都门多送别 长条折尽减春风” 鱼玄机“朝朝送别泣花钿 折尽春风杨柳烟”。有如李白诗句“年年柳色 灞陵伤别”所言 唐代时 长安灞桥两岸 十里长堤 一步一柳 由长安东去的人多在此地道别 送别者折柳枝相赠 以寄托惜别、相思之情。

猜测个中原因 可能还跟柳枝随处扦插皆能成活、便于寄托思念之情有关。

4

《唐宋词鉴赏辞典》把这首词解读为按照时间顺序表现离别之情的作品 “第一叠借隋堤烘托了离别的气氛” 时间是正午 “第二叠写乍别之际 第三叠写渐远之后” 时间是傍晚时分。

但是 这样解读有几个难以讲通的地方。首先是 上片的“曾见几番……送行色”、“年去岁来” 不像是描写当下的离别。其次是 中片“闲寻旧踪迹 又酒趁哀弦” 分明是在重游故地 回忆往事。

这里我提出尝试提出一种新的解读 这是词人送别情人之后重游离别之地 隋堤、别浦、津堠 触景生情 回忆往昔 惆怅不已。

三片的结构都是前半写景 写眼前之景 后半抒情 以回忆方式抒发离别之情。具体地说 上片前五句写离别场所隋堤的柳树之景 后五句抒发词人继续居京的郁闷之情 因为情人离去 汴京的生活已经感到无趣。中片前三句写当初饯别所在 从有音乐、有灯烛、有酒的情况看 应该是酒楼。第四句交代时间 清明节当天 这是一个容易令人伤感的日子。后四句是词人想象中情人在离去的路途上思念自己的情形。下片前五句写眼前之景 后五句抒发对从前二人相处时美好情景 月榭携手 露桥闻笛 的怀念之情 似梦、泪暗滴 感情很深。

5

 

周邦彦的词精雕细琢 辞藻华丽 缺少真情实感。但在南宋时期颇有影响 姜夔、史达祖、吴文英等人都受到他的影响 俨然成为一派。

宋毛开《樵隐笔录》记载 这首词在南宋绍兴年间曾风靡一时 常有人于送别之时吟唱。因其分三片 人称《渭城三叠》。

 2019-01-16

查看博主原文>>

<友情连结> fun88乐天堂官网体育 千赢国际pt老虎机平台 濠庄娱乐平台登录 再生橡胶 企业黄页 衡水 - 河北 - 第一分类目录